巴登洛德法王(吳文投聖德)返台 800信徒擠爆機場

 

巴登洛德法王(吳文投聖德)返台 800信徒擠爆機場 

ETtoday 新聞雲 生活中心/桃園報導      2011/11/19

桃園國際機場19日擠滿了人,每個人手裡不是拉起紅布條,就是捧著一大束的花,但這可不是在迎接哪位偶像明星,而是台灣新活佛-「巴登洛德」法王。
800多位的信徒聚集在桃園機場,有些甚至紛紛趴在地上行大禮,把機場是擠得水洩不通,原來他們正在迎接的,就是剛剛在美國通過佛法最高試鍊的巴登洛德法王。但是這樣的派頭,可是讓機場旅客是看傻了眼。
究竟這是哪號人物呢?原來本名吳文投的「巴登洛德」法王,出生雲林,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一臉慈祥的他,在台灣雖然較不為人知,但他最近在美國通過佛法的七師十證,成為西藏密宗「瑪倉噶舉派」的最高領袖,正式晉升密宗的八大活佛之一。


原文網址: 巴登洛德法王返台 800信徒擠爆機場 | ETtoday新奇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http://www.ettoday.net/news/20111119/7850.htm#ixzz2VZcDZU81 

李麥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日前,瑪倉噶舉派創始人喜饒僧格.巴登洛德法王喜饒根登順利通過了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舉行的2012年度聖德年審考試,2012年度的年審火印章已蓋在三星須彌輪聖德證書上(見圖)。

巴登洛德法王接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自教育、灌境行大頂金剛換體禪,經他自己精進修持,由於其金剛換體禪境行開頂、神識出體成就,而於2011年經七師十證和四周幾十人眾觀之下,展示功夫穿壁入壇,推動金剛聖柱,獲得三星須彌輪聖德證書。

據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發言人說:聖德的考試是鐵定不可改變的,凡是在七師十證面前考試過關的聖德,是屬於正規確定性的聖德,但是,在獲得聖德證書以後,其聖德證書每年都必須年審考試合格過關,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才會在其聖德證書上蓋上當年的年審章。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尊者、法王、仁波且、法師們在行道的過程當中,沒有把眾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從而犯戒,退失道行,失掉聖量。因此,為了對修行人負責,如實維護如來正法,防止邪師騙子欺騙世人,亦為了佐證聖德的尊嚴、真實不虛的成就和稀有難得的聖證量資格,故只有每年獲得當年的年審章的聖德證書持有人,才是真正的聖德。

巴登洛德法王2012年年審過關,說明他在過去的一年裡,確實符合佛陀的教誡,弘法利生,功德宏深,證量顯赫。當天在場年審監考的法師、仁波且們都一致贊同說:巴登洛德法王功夫了得,很快進入三昧定中,展示威神大力,如法考取年審資格,不愧是真正的聖德、帶領眾生學習佛法、弘揚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如來正法的楷模。
2012/04/04

 

李麥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這世界上的人有很多種人,好人、壞人、聖人。好人壞人都屬於凡人類,容易區分,而聖人與凡人卻是很難劃出界限的。幾千年的人類史上往往把佛教的高僧大德歸納為聖賢範疇,或把深山打坐清靜無為洞中參悟的人歸類為聖人,從事理推斷這似乎是蠻符合情理的,由此習俗自然順理成章習以為常,人們心目中的著名高僧、老和尚、大活佛就自然列入聖人名份了。

其實這愚迷幾千年的偏見錯誤一直誤導著人們,聖與凡並不是以年齡高長學問經藏多寡來區分的,聖人就是聖人,凡人就是凡人,這不是兩個不同層面的問題,而是完全不同空間的概念。打一個譬喻,就拿神話故事中龍與蛇來說,蛇無論怎麼厲害,能上樹能鑽洞,終歸也是脫離不了蛇類世界的一員,上不了天。

而龍就不同於蛇的空間世界,龍能入水下海變化上天,它是神的世界成員之一,就如佛教中的聖德絕不是人們習以為常的高僧大德概念。凡夫就是凡夫,他的頭是封死的,神識是出不了體的,而聖者就是聖者,聖者的頭是開了門的,神識是自由出入飛空入地上天來去自如的,聖人是處在超越凡夫世界的空間,是與常人高僧大德完全不同的境界世界,絕對不是理論代替得了的。

這一真理巴登洛德法王喜饒根登大活佛已為我們證實了,他的頭頂開洞如雞蛋大,深入腦髓,這並不重要,也許是手術造成的可能性,關鍵是在於神識外出展現神通威力,是由法王仁波切法師共十七位,現場考試證實了巴登洛德法王喜饒根登是真正的聖人,不是常人的骨頭,不是常人的體內神識,為他賭咒發誓擔保。如果他不是真正的聖人,我看十七個人是不會願意為他發誓擔保的,就是一個人也不會為去為他發誓擔保,因此根登法王絕不是只擁有空名的高僧大德的概念,而是真正超凡的高人。2012/01/06 自立晚報
 
http://www.idn-news.com/news/news_content.php?catid=4&catsid=2&catdid=0&artid=20120107guisin001

李麥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今天你這個仁波且為大眾請法「什麼叫修行?」這是非常基礎的第一課,但也是許多修行人乃至長年修行者沒有學懂而迷離顛倒的大事。人身難得,瑕滿人生寶更難得,故而今天我當為大家講「什麼叫修行」之法。

 

學佛的實質,要落實在修行上,因此我們首先必須明白什麼叫修行。修行,即是修善惡二所緣業之增益與離避。也就是增益善緣,種善因,結善果;離避惡所緣,離惡因,避惡果。但修行二字頗為廣義,首先認識到底修什麼行?因此要有所依對緣。無所依緣,則易成外道之修行。比如,魔教修行,就修成魔行。佛教修行,就修成佛行。所以必須要有所依緣,有所楷模應照而依止。又如,只知去惡揚善,克己利人,這是其他宗教都會做的事,這也就是無所依的修行,不屬於正宗佛教行持。因此我們的修行,所依緣之對象則是佛陀。依照佛陀的完美覺位作為我們所修之相應楷模,以我們的身口意三業學佛陀的一切,使一切不淨惑業緣起惡行遠離不得沾邊,只令其時時離避遠惡,不使其有所近沾三業增加惡因。而一切緣起善業都要行持,哪怕就是一善念,只能增益,不可損減。日日增加善緣、善因、善業,簡言之即是時時離惡積善。為什麼說惡所緣業只能用遠離,不可說是滅除呢?因為佛諦中,因果不昧。因果是滅除不了的,說滅除是斷見,故所以只能善業築壁,猶如築一道擋土墻,起到隔開的作用。由是學佛,修佛之行,最終成佛方可徹底解脫輪迴的因果縛業,此時因果照樣存在,但對佛無沾。正如佛陀見到地獄刀山火海,地獄刀山火海依然存在應報眾生痛苦不堪,當佛陀為代眾生受苦而自身頓然躍入時,此刀山火海當下化為蓮池甘露,成為殊勝的境象,一切惡所緣境在佛陀身上轉為善業的顯現,不但無苦,反顯大樂。

 

修行就是出離輪迴,解脫諸苦而成聖,直至成佛。要出離輪迴,因此就要建立出離心、堅信心、不動願心、精進心、大乘菩提心。而所有一切心的依止境,皆建立在正見上,如沒有正見,一切心均會顛倒、混亂。換言之,沒有正見是修而無有受用的。比如要先修菩提心,是無法修起來的,會成為空幻菩提,虛妄之心。因為菩提心首先建立在出離心上,也就是一個人要有真正解脫成就出離輪迴諸苦的心,他要深知輪迴苦不堪言,不但自苦,而且六道眾生如父如母均在無常苦痛中知苦,欲脫於苦,他才會真修行,才會發出自利利他之菩薩行,菩提心方可誕生。但是如果首先從出離心開始修,又是錯誤的,是不合次第之修,會修成空言出離,妄惑自迷心,這樣也是很難修起,建立不了出離心實相的。所以要有真正的出離心,必須要第一步首先了明無常境,第二步要有堅信心,堅信輪迴無常的苦,有了堅信心才會恐懼無常苦,才會修成無常心,有了無常心,出離心就會日益增進,自然出離心就會生起實相。如果眾生不了解萬法皆無常,輪迴無常的痛苦,就建立不起一顆堅定的心去出離輪迴的念頭,沒有出離輪迴的想法,根本就不會去修行,不想學佛,不學佛的人,本來不想出離,怎麼還會有出離心呢?所以不能先修出離心。因此,第一步,沒有無常心,就無法步入佛門。

 

要知道什麼是修行,就要明白學佛修行的八基正見。

 

第一基是無常心,第二基是堅信心,第三基是出離心,第四基是實願心,第五基是精進心,第六基是戒律,第七基是禪定,第八基是菩提心。認此八法為基而修行正見即是正知佛法的指南。這八基正見是修行人不可缺少不可錯亂的次第。凡是無常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修行的因;凡是堅信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不變的因;凡是出離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解脫的因;凡是真願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進取的因;凡是精進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增益的因;凡是戒律所攝化受用的,就是正法的因;凡是正定所攝化受用的,就是智慧的因;凡是菩提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菩薩的因。八基是修行解脫成就的根本,如果根不正,就會本則亂。但修行的根本是不可亂的,因此修行的八基必須依於正見作為宗標,也就是以正知正見來引導八基的次第和正確發展修行,這就叫做修行。在修行中要時時落實菩提心的修持,因為菩提心是成道之根本。

 

成就之本——菩提心

 

佛陀說法,菩提心的真實之義是必然成道之因。凡行菩提道者,終結菩提之果。菩提心是廣義全攝一切大乘法之大悲度生覺成菩薩地因。但由於眾生福報使然,佛法經代代相傳,遺漏法義,尤為至今末法時期,三界業海波濤洶湧,眾生如盲龜更難以項穿蕩動海流之木軛如牛鼻之孔,故而要得完美佛法難中之難。因此菩提縮水,所以由廣義逐漸縮成了狹義之菩提心法。菩提心分兩種,勝義菩提心和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又粗分願菩提心和行菩提心。無論世俗還是勝義菩提心,而歸於七支菩提份才是最上妙完美的菩提心。本來菩提心是三界六道眾生個個有權修施的,但今大都眾生法緣不俱,故已執持化整為零縮水之菩提心修法。因此往往誤會成覺悟之心方可修之,或曰以菩提心為實相成就之境。當然,這也是存在的一部分,但卻遺漏了非覺悟之心的眾生而修菩提心之法。更重要的是,菩提心並非覺悟和非覺悟的心,而是學佛的的三界六道眾生及法界諸聖生發的大悲願力,是以大悲心所實施的利益眾生成佛菩薩的實際行為,是覺悟和非覺悟,聖凡兩界的勝義愛心。對覺悟者而言,即是以自覺之證德證境正行正法弘法教化眾生,覺悟有情成佛道。對未覺悟者而言,即是以大悲之心發願眾生與我等皆共成就得解脫,幫助他人走入如來正法之道,願其成菩薩成佛。菩提心之法,對他而言是利他成就之德,由於利他之故而自獲德量,故對自己而言即成增益菩薩之因。菩提心之業相,是大悲體現之三業之實際行持。凡真修行者,無論凡聖,均有權發菩提心,也應該發菩提心。因為它不是聖人獨有的覺悟之心,而是大悲之行為,願自他覺悟的因種。菩提心之所攝並不只含十善、四無量、六波羅密、四攝,而菩提心所緣三藏密典及一切口耳心傳諸法,建立合法利眾度生的大悲行舉。故知菩提心是廣義所緣諦相,對佛陀而言是三身四智,當體無上正覺菩提心;對菩薩而言是大悲弘法利生度有情;對證悟者而言,是離卻諸相戲論,當體本來面目,即空妙有之諸法實相;對凡夫而言,是慈悲助益他人願其學佛解脫。

 

發菩提心,首先必須要有無常觀,對自我與眾生輪迴之無常流轉痛苦,生起覺觀無常境心,即發出離願,由是則建立出離心,我出離,眾生六道父母也出離,輪迴苦海難熬痛不欲生,為是願觀而生強烈恐懼所逼,時時欲求當下解脫,但明了其菩薩之行,方可快捷了生脫死,於是自我願作因地菩薩,欲求快速自覺覺他,則自然生大悲之心,由此菩提籽發。菩提心所發是建立在大悲心上的,故佛義云:「大悲之水澆灌菩提籽發,則樹茂果豐耶。」是此,菩提心自然建立。菩提心是成大乘菩薩之因,有了菩提心,即修菩提行,成菩薩地。
修菩提心,重在實施於深思我的身體無常,剎那變異,邁向衰老死亡。以十年觀察,四十年觀察,七十年觀察,於中對比相貌、皮膚老度變異,快捷進入生老病死,長恆輾轉受苦於輪迴,又觀由一少小兒時天真之歡,乳氣活鮮,然何今無童相,臉老皮老,力氣衰竭,時時多病,少小已無,無常將斃我命,親人老友,悉皆分段而死,猶如一夢,快將做完,心生大懼,則決心堅定,依戒而行,依法而修,入菩提心修雙運七支菩提心法:大悲我母菩提心和菩薩應照菩提心。於大悲我母菩提心修法中發大悲之心,修知母、念恩、報恩、慈愛、慈悲、捨貪、斷執。



    • 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

 

    • 念恩:應深深憶持一切無始過去、現在於輪迴之父母,皆曾生育養育體愛於我,為我而勞累病苦,恩重如山,念其恩德,故思其父母之苦皆我之苦。

 

    • 報恩:知父母為我而奉獻一切,現在他們於六道輪迴中轉折流離,受苦無盡,我此發心,施之於行,自覺覺他,度脫父母,以為報恩。

 

    • 慈愛:每時每刻,從於三業之行所生發,慈愛一切眾生、父母,長壽無病富貴吉祥,終生喜樂。

 

    • 慈悲:於三時中,願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脫離諸苦,得遇佛法修持,脫離輪迴解脫諸苦。

 

    • 捨貪:所做一切利益眾生父母之事,無掛於心,養成三業無著善行,故成天然自行,本質為善,並非刻意所為行善,做了即忘了。

 

    • 斷執:於行持中,所修諸善,利益父母,一切法義應無所住,斷掉我執,空明覺相輕安,於修法中不執於法,不除妄念,不求於真,不來不去,樂明無念,平如靜水,當體即空。



實施菩提心的助緣,必須建立在正見觀照下,對眾生所行事業於善因中施與的而非他造不淨業的緣起所需增長施與的,故知凡善因緣起有利眾生者,必須實施七支菩薩應照菩提心法,對善緣起當施與他助益善業,遠離惡因,對惡緣起當施與他損減惡業,增益善因。菩薩應照菩提心法七支為:一支,自他平等菩提心;二支,自他交換菩提心;三支,自他輕重菩提心;四支,功德回向菩提心;五支,無畏護法菩提心;六支,強導正修菩提心;七支,捨我助他菩提心。



    • 自他平等菩提心:兩相利益對縫時,斷除嗔恨之貪嗔、漫謗之心,不可利己為重,應自他平等對待。

 

    • 自他交換菩提心:一切眾生的痛苦,願我一人來承擔,我的一切快樂吉祥都給予他,讓他離苦得樂。

 

    • 自他輕重菩提心:我與眾生均苦時,應先願他人解脫苦,我與眾生均樂時,應先願他人多我樂。

 

    • 功德回向菩提心:我於一切所修行,一切功德成就等,全部回向諸有情,願眾離苦得解脫。

 

    • 無畏護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惡魔施以破壞佛法,導致破戒殘害眾生讓其痛苦時,我將持以正見,不懼魔之惡力而挺身保護佛法,維護眾生慧命。

 

    • 強導正修菩提心:他由於無始業力纏身,愚癡不明,造諸惡業,而到了善勸不得悔改時,由此,我將施以強有力的善化法門引導他,入其正法善行之路。

 

    • 捨我助他菩提心:他之成就將勝於我,度生緣起勝於我,但於利益眾生中,能捨我助他更能利益大眾,此時,毫不考慮,當捨我助他,助成眾善大業。



修行與菩提心,是成就之本源,非常重要。此舉一位仁波且和一位法師的事例。仁波且修了三十多年行,受過上千個密法灌頂,以寧瑪、大圓滿法為主修,佛法經律論也講得很好,但是就是沒有實際功夫。另一位大法師出家二十餘年,戒律嚴謹,經律論通達,兼修西密密乘重要大法,是一著名寺廟的住持,也是講經說法之名師,但也沒有實際證量展顯。我告知他們:無論你等修什麼密乘大法,都是浮土築高樓,建立不了大廈的,就算一時修起,當下即會垮塌。我讓他們放下一切,修行所知障礙,專修「什麼叫修行」「成就之本——菩提心法」,修了大概八個月,我再讓他們合修大圓滿等法義,結果奇蹟發生了,仁波且在測試中,以金剛拳五雷正法掌的功夫,顯示了巨大威力,實際證量出現了,但法師卻沒有展現出力量。法師又繼續加修我講的修行方法,在我細心的指導下,他終於明了真修實修的重要性必須實際於三業上下功夫,一點折扣也不能打,他又多加了三個月的修持,結果在證量展顯測試中,他的威力徹底體現了。因此,凡是能依此修行,如法實施而行持,即可獲得真正的佛法,自然開膚大智,離說空論五明之不實,體顯真正五明之實境,證妙有之道量,修成菩提道果,達菩薩之地。

 

這修行的規則和菩提心的實施是佛教各宗各派都應該要遵循的,如果不依於此一次第法則步入,則易成顛倒迷行,此為修行之要領。至於學法,則是另外一事,但是學法的一切受用,皆建立在修行上,有了嚴格合法的行持,自然法入證德,圓成正境。如果沒有修行的正確法則,學法則成邪見之法,乃至妖魔之惡法。依於修行之法,方為善法,佛法之修行。在修行中還涉獵十善、四無量、六度、四攝等。今天所講的修行法要,有的佛弟子會認為,這些我都知道明白的,因此就不會細推體解我講的修行了。而他心中的願望是一心學到大法即身成佛。凡有此觀點的人,已經是一知半解,落入顛倒迷行之中,是學不到真正佛法的,哪怕他已修大法紅教大圓滿、白教心中心、花教大圓勝慧或黃教時輪金剛、顯教中的禪宗參禪、淨土念佛、唯識法相等,都是得不到受用,不能轉識成智,所以照常在凡夫境界中打轉,是體顯不了顯密智海中的表相,實際五明展顯的,而只能體現普通人的表現,甚至於笨笨的,除了把書本上的理論背下來虛談空論之外,落實到實際上,自己什麼能力也沒有,什麼也不會做,就是能做那麼幾項,對比之下,也超不過世間上的專家們,這能說是佛法的體現嗎?大家想一想,佛法的智慧就這麼差嗎?凡夫之識,未開聖智,又怎能談得上執持有正法自覺覺他呢?但是,依照修行入法,就能得到真正的佛法,就能真正顯密俱通,體顯五明。故所以我們應知修行是一切學法之基,解脫之因,證聖之源。

 

今淺講什麼叫修行,即修行中的菩提心正修,不涉別法。要講的太多,但由於在此書輕談不合律法,易造不恭之業,故望善信,深入三藏密典或專聞我開示之法音,只需十日之內一心認真聞法,即可達到分段喜樂,或大悟勝喜,緣起成熟不但終生受用乃至獲大成就解脫直至菩提。

 


 

你們現在學了修行一法,你願修行嗎?只要是修行,個個皆能成就解脫,因此我們必須要弄清楚,雖然看了「什麼叫修行?」,而且八基雙七支依於正見都看了,但是那叫做看行文,不是修行;如果你把修行的理論看懂了,那叫見行理,也不叫修行;如果你已經開始按照修行一法履行,這也不是修行,這叫做入行程;如果你已按照修行一法以大悲之心儘量照著做,這叫頑修,不名正修;如果你以大悲之心不需儘量,自然完美如法按照八基雙七支行條執行,這才叫修行。為何儘量而修不叫修行稱之為頑修?因為無始業力、無明諸障障其行人,所以貪瞋癡放不下,我執拋不開,由此產生煩惱障、所知障,其障業吞噬行人之一切正念,所以行人難以執行行條,正因為難以執行行規,所以才會用儘量的心態去修,故以儘量而為之,猶如毛石頑皮,表裡夾砂,非為琢成的閃光之寶,或於八基雙七支中部分能修,部分不能修,這也不堪真修行,因此名之為頑修,或入於缺修。

 

如果了徹行條後,不需加以強制,而自然如法八基雙七支並行,則為無我執、破障弊之真修行,此是菩提道也。故於每日中行人應自當觀省大悲我母菩提心及菩薩應照菩提心,於雙七支中省察觀照我是否如法而修,若未能如法,說明已經落入頑修之中,若未全面行持,則屬於缺修,是此之修則難以成就解脫,或許小有成就,也是不可能有大福慧、神通、五明之證量的。

 

如果每日觀省七支行條未加強制,大悲從善,自然而發如法於雙七支,此即真修圓滿行持,如此者輕而易舉可得解脫成聖,福慧、五明相應而具,必成登地菩薩無疑。因此當知,看行、見行、入行、缺行者易,七支完美修行無執者難,其實放下我執,當即就入正修行持,何難之有!人人可以做到!

 

日中觀省時,除了以意念空觀之外,而重要的是必須依於平日之道友,或相處之人士、或冤對、或逆緣、或不順心、相互間不言語談話之人,做為所緣,必須對之修持,今日我是否依於雙七支,與之主動和他交好?而於主動親近他時,對方惡言相刺我時,我是否忍辱,繼續想得親近於他以表善意交好?對於惡言惡行侮辱不予計執,若能每日中不退菩提心,雙七支行持,體現三業,依法修行落實在實處,而又歸於當體空性,如是行舉,學到無上佛法易於反掌之間,菩提道心,菩薩地境自是你之聖位,這就叫修行。


 


義雲高國際文化基金會    義雲高大師樣樣精通    第三世多杰羌佛轉世獲認證    義雲高集團控達賴基金會毀謗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拒收巨額供養    義雲高大師( 第三世多杰羌佛 )霧中石義雲高大師韻雕    葉公好龍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成就    巴登洛德法王被丟進煉金爐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    巴登洛德法王吳文投    瑪倉噶舉    開頂成聖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七師十證 MRI核磁共振    金剛換體蟬  巴登洛德開頂成聖    喜饒僧格 

李麥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噶舉瑪倉派創派祖師喜饒根登巴登洛德法王(吳文投 聖德) 大福金座超薦度亡 事蹟 ---- 朱立安師姐:我為父親盡了最大孝道

 



原文轉載自 楊貴妃的樂活公殿





朱祖藝居士罹患胰臟癌,201110月間朱居士開刀,其女朱立安透過李素珠師姐請巴登洛德法王弟子扎巴仁欽仁波切求加持,仁波切拿著那張記載著朱伯伯基本資料~不到20個字的紙張,請法王上師加持,法王上師加持後慈悲開示,朱居士要康復有點難了!但會儘量加持,以減少痛苦。朱居士開刀留下25公分 長的傷口,以醫學常識來講,年紀愈大傷口愈難癒合,且會很疼痛,由於已請法王上師特別的加持,讓87歲高齡的朱伯伯開刀傷口不僅癒合快速,同時沒有感到疼痛。連癌末的一些很庝痛的症狀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在接受化療時還增胖了2公斤,氣色變紅潤,不像癌末的病人。



  扎巴仁欽仁波切在朱居士開刀後前往探望,他告訴朱居士不要害怕死亡,自古至今沒有不死的人,重要的是,人死後去那裡,他跟朱居士分享西方極樂世界的故事,在那裡只有樂沒有苦,仁波切比喻人的身體像一件衣服,衣服破了必須換新的,朱居士慢慢表示認同,並說他必須換新的衣服了。 

  一般人以為請法師誦誦經就可以超渡亡靈到極樂世界,但扎巴仁欽仁波切以他學佛修行多年經驗告訴朱伯伯,超渡亡靈不是普通凡夫所能辦到的,需要具有證量的真正高僧大德,巴登洛德法王在十几年前就把法草人渡亡法修起來了,這個法在西藏已失傳1~2百年,病中的朱伯伯對法王生起了信心,就常常持誦巴登洛德法王的聖號。

  朱居士20123月臨終時,受到法王超度,臉色越來越紅潤,最後面帶著微笑。在臨終八小時為父親助念過程中,朱師姐親眼見到父親頭頂冒出了白煙,其實這是朱居士的靈魂從頂門出去,這也表示亡者到達天人道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非常難得殊勝的,朱師姐為此深感欣慰,而其母原本不信佛法殊勝真實不虛,見境後當場表示將皈依大法王。

  世間很多人都想幫助往生者,卻往往流於安慰了生者的型式,不具真正的效用,而家屬的最大痛苦往往來自不知如何才能對亡者有幫助,在父親的告別式中,朱師姐含著淚說,請法王為其父親超度,親眼看見父親臉色轉紅潤並露出微笑,認為這是為父親盡了為人子女的最大孝道。 

李麥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李麥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